【无授权翻译】✓✓ Read 【chapter1】(style)

-style/kytan无差

-ao3上最喜欢的一篇style!!!耶

-一点废话放在最后了

         ✓✓ Read by Boyue

Summary:

WENDY

不错的照片但你发错人了。

又名Stan Marsh和Kyle Broflovski是如何通过一个阴茎照片灾难遇到对方的。


Notes:

1. 这篇文章完全由短信格式写就(后面的几章会有一些例外)因为谁有时间读散文呢。

2. 它是有情节的。我想。

3. 在我脑袋里的时候它还要有趣……


Chapter 1


Fri, Mar 12, 11:37 PM

STAN

[图片]

:)

WENDY

不错的照片,但你发错号码了。

STAN

Wendy?

WENDY

不。

STAN

你是谁

WENDY

那个你刚刚发了阴茎照片的人。

STAN

啊啊啊操非常抱歉!!

号码错了

WENDY

我知道。我告诉过你了。


11:49 PM

STAN

可这是她给我的号码

WENDY

我向你保证。我不是你想要的那个你可爱照片的接受者。

STAN

你觉得她故意给了我一个假号码??

WENDY

很可能。

STAN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WENDY

也许你给她的印象就是那种,如果她给了你真实号码的话你就会给她发你隐私部位照片的男人。

只是一个猜测。

STAN

但是她让我这么做的!!!

WENDY

她明确地说“给我发个你阴茎的照片”了吗?

STAN

没……不是像这样直说但我知道她指的是什么

WENDY

显然,你没有。

STAN

那她想表达什么?

WENDY

我怎么知道。

STAN

你觉不觉得我记错了号码也许?

比如我把8写成了6?

WENDY

在我的号码里没有6或8。

STAN

噢操你是对的

WENDY

我想我们都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

STAN

什么? 发生了什么??

WENDY

你认真的?

STAN

什么???

她醉得很厉害

也许她只是搞错了

WENDY

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你还是只有这个错误的号码。

STAN

是呀

对此我很抱歉


12:13 AM

STAN

嘿你是个女孩子吗?

WENDY

我不感兴趣。

STAN

不!!!我只是问问?只是想知道是不是有个女孩拥有我的垃圾照片你知道的

WENDY

你现在关心这个了?而不是在照了那个照片并且发送给一个未被证实的号码以前?

STAN

上帝啊我不知道这是个错误号码

你想做什么

WENDY

我很可能不会在第一时间把这种照片发出去的。

STAN

我以为她喜欢我

可恶我以为我今晚要能做成点什么事了你懂的

WENDY

我不想懂。

STAN

好吧

所以你不是个女孩?

WENDY

我要停止回复了。

STAN

好吧

对不起


Sat, Mar 13, 2:07 PM

STAN

你会不会碰巧住在南方公园?

我们有一样的区域码所以我想我们可能住在一个地方

NOT WENDY

为什么你还在给我发短信?

STAN

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住在附近

如果是的话就太奇怪了

比方说你可能就是那个在全食超市给我打包东西的家伙而你甚至还不知道

NOT WENDY

我不在全食超市工作

STAN

好吧酷

所以你在哪工作

NOT WENDY

我不会回答的。

STAN

我不是在试图做个打探者只是想知道而已

这真的让我感到不安

不知道你是谁

NOT WENDY

自作自受。

STAN

噢来吧兄弟

我甚至不知道你是不是个兄弟

但我不觉得你是个女孩

你的谈吐不像

NOT WENDY

一个女孩的谈吐该是怎样?

STAN

更多颜文字

NOT WENDY

Σ(‘◉⌓◉’)

STAN

好吧

所以绝对是个兄弟了

NOT WENDY

这让你感觉好点了吗?

STAN

呃—不见得

现在我知道有个男的看到了我的下体

我不想这样

NOT WENDY

而我看到了一个不认识男人的下体

所以谁更惨?

STAN

好好好吧我错了

抱歉让你看到我的阴茎

嘿你对我的照片做了什么

NOT WENDY

我把它放到Tumblr上了。

STAN

真的?

有评论吗?

我希望我的阴茎能在tumblr上有名

NOT WENDY

你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STAN

嘿是你说它很可爱的

你可以把它用于一个美学的instagram帖子

NOT WENDY

技术限制阻止了我通过短信表达我的嘲笑。

我删了它。显然。

不会有人把你的照片用于美学的帖子。

STAN

我会的

NOT WENDY

我怀疑你的审美品味。

STAN

你不能欣赏美丽事物又不是我的错

你叫什么

NOT WENDY

为什么?

STAN

所以我可以在手机上给你的号码打个备注?

NOT WENDY

现在你存的备注是什么?

STAN

Not Wendy

NOT WENDY

看起来够确切的了。我可以忍受这个名字。

STAN

噢来吧

我是Stan顺带一提

NOT WENDY

嗨Stan顺带一提。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姓。

很有趣。

STAN

-_-

名字

这是我想要的全部

来吧

NOT WENDY

不如你改成“一个我应该停止打扰的人”?

STAN

我打扰你了吗

NOT WENDY

不,我获得了一段非常享受的时光。

STAN

好吧我都不需要一个幻想的app就知道你的(your)讽刺我

NOT WENDY

*你在(you're)。

STAN

噢——你是一个那种人

人物

你听起来有点自大

NOT WENDY

欣赏好的语法并不会让我成为一个自负者。

STAN

不啊它会的

而且是顶级的混蛋

我甚至没有很粗鲁或者怎么样

询问你的名字到底有哪里不好了

我只是试着了解你

NOT WENDY

为什么你想了解我?

STAN

我不知道

因为你一直回复我的短信?

在我看来你好像想聊下去所以……

NOT WENDY

我是在保持礼貌。

我可以在一秒内屏蔽你。

STAN

好吧

那就屏蔽我


Mon, Mar 15, 9:22 AM

STAN

你真的屏蔽我了吗?

NOT WENDY

我想我应该这样做的。

STAN

大笑 

干嘛兄弟

嘿听着抱歉我叫你混蛋

还有抱歉我这么固执己见

这整件事都很奇怪而且一团糟,我真的尴尬又沮丧

我拿到了错误的号码又不是你的错

所以是啊再次向你道歉为我说的话和那张照片

如果不想的话那就不要继续跟我说话了

我只是想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11:07 AM

NOT WENDY

我是Kyle。

STAN

嘿Kyle:)

所以我们和好啦?

KYLE

我在考虑。

同时,我猜我会设置和你聊天的背景图片。

可以给我一张角度更好的吗?你发给我的这张光线不好。

STAN

KYLE

开玩笑的。不要给我发更多裸体了。

STAN

这不是问题我的朋友

嘿我觉得你说过你删了它

KYLE

我说谎了。

STAN

你想用它做什么

KYLE

不是什么罪恶的事情。

STAN

D:

告诉我

拜托

不要把它放在色情网站上

拜托

拜托我恳求你

KYLE

发布在tumblr上你还可以,色情网站就不大行了。

STAN

拜托

别这样羞辱我

KYLE

我不会的。

现在不会,总之。

STAN

这是什么意思

KYLE

我要存着它作为一个手段。

STAN

什么??

为了什么????

KYLE

等着瞧吧。

STAN

我犯了个大错误

KYLE

是的,你确实。

STAN

我要删了你

KYLE

再见。


Wed, Mar 17, 4:04 PM

STAN

嘿你还没回答过我呢

你住在南方公园?

KYLE

我发誓我不是你邻居或者那个做你咖啡的人。

STAN

我知道

我只是在问一个一般的问题

KYLE

问我住在哪儿可不是一个非常一般的问题。

STAN

不是要偷窥你

保证

只是好奇

也许我认识你之类的

KYLE

你不认识我。

STAN

你怎么这么肯定

KYLE

我绝不会和发裸照的人做朋友。

STAN

甚至不是有意给你的

你多走运

KYLE

你和我对幸运的定义很不一样。

STAN

所以? 你到底在不在?

KYLE

在,也不在。

STAN

?

KYLE

现在我在丹佛上学。

STAN

噢你还在上学?

等下靠你不会才只13吧你是不是???

KYLE

也许你应该下次再问这个问题。

在那个“你是不是个女孩”问题之前。

STAN

你是不是??

我很严肃你得告诉我

如果是的话我的麻烦就大了

KYLE

我不是13岁。

STAN

好吧

哇哦

感谢上帝

你多大

KYLE

这又不是个一般问题了。

你多大?

STAN

22

那么你

KYLE

比你小一岁。

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STAN

呃— 10/19

你呢?

KYLE

五月。

你的社会保险号是多少?

STAN

这不酷

KYLE

值得一试。

STAN

不假思索地说我绝对不知道

KYLE

你不知道?

STAN

我要它做什么

KYLE

很多事情,事实上。

你应该找你妈要这个。

STAN

什么不

我不会问我妈的

KYLE

那就问你爸爸。

STAN

笑死兄弟我爸很可能都不知道他自己的社会保险号码

还有什么是社会保险

他就是个笑话

KYLE

你也不知道你的

STAN

完全是他的错

显然

KYLE

但你真的应该知道自己的社会保险号。

很重要。

找到它然后告诉我。

STAN

lololol

啊是呀

我不傻

KYLE

你可能愚弄了我。

STAN

兄弟

我的感情

不要这样攻击他们

我对你做什么了

KYLE

[图片]

STAN

放过它

我的上帝

你真的没有删了它

为什么你要这样抓住它不放

毛骨悚然

KYLE

往上翻。

STAN

噢对

手段

所以你去了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

?*

KYLE

是的。

STAN

哇哦

聪明的家伙(Smartie pants)

KYLE

不见得。我本可以去更好的地方。

你刚才在对我狗叫?

STAN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了

至少你进大学了?我去了spcc(圣保罗男女中学)然后退学了:\

KYLE

你没有转学?

STAN

欣(naw)学校真的不合适我

KYLE

我可以从你不加标点符号看出来。

STAN

对不起逗号我不像一个自动校正机那样说话句号

KYLE

自动校正不会填上标点,只是拼写。

STAN

读读这个

告诉我它说了什么

ADK1268

KYLE

为什么?

STAN

我在检查你是不是个机器人

KYLE

用一个验证码…?

STAN

是啊

你是不是个机器人

你是不是在束缚人类让我们用牛津逗号(oxford comma,指牛津大学出版社一直以来都遵循的“三个以上并列单词,要在除最后一个以外的每个词后面加上逗号”这一原则)

KYLE

我不需要回答这个。

牛津逗号很重要的。

STAN

你永远不会让我活着做这个的

KYLE

等着瞧吧。


Fri, Mar 19, 10:16 AM

STAN

最近怎么样呀兄弟?

KYLE

噢,又是你。

STAN

改掉那个又——

最近怎样

KYLE

你是真想知道还是只是问问?

STAN

我真的想知道

但现在我有点害怕问了

怎么了

KYLE

我想勒死我室友。

但还有什么新鲜事吗?

STAN

哦?

对我来说都是新鲜事

跟我说说老兄

告诉我你生动的八卦(juicy gossip)

KYLE

再也不要把这些词像这样放在一起。

STAN

大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

所以发生了什么?

KYLE

我今早发现我室友一直在用我的牙刷清理厕所

STAN

天天天啊

他妈的什么

真是糟透了

KYLE

是吧?

一个人是怎样成为这样巨大的混蛋的?

他最糟了。他很粗鲁。他没有一般的礼貌。他不尊重我,或者在这点上也不尊重所有人。

他所做的一切就是放屁,把一切搞得一团糟,以及因我是个犹太人而侮辱我。

STAN

你是个犹太人?

KYLE

是的。

这是个问题?

STAN

不不

只是很高兴又知道了关于你的一件事

不管怎样很抱歉听到这个老兄

听起来你好像遇到棘手的事了

KYLE

我无法忍受他。

STAN

把热酱油放到他的洗发水里

KYLE

说实话,我都不知道他洗不洗头。

STAN

放泻药到他食物里

让他拉到裤子里

KYLE

那我的洗衣机里就会有他的屎,污染我的衣服。

STAN

见鬼

说得对

打他蛋蛋

KYLE

好。

STAN

你要这么做?

KYLE

我会考虑的。

STAN

做吧

为了藤 (For the vine)


6:11 PM

STAN

你做了吗

KYLE

没。

STAN

糟糕透了

如果我在那的话我会帮你踹他屁股

KYLE

感谢你这样想但我不认为你会想接近他的屁股。

它是有毒的。

STAN

D:


Sun, Mar 21, 11:33 AM

STAN

[照片]

你看到这个了吗

KYLE

没。

我不敢去下载它。

STAN

发誓不是什么糟糕的东西

开它

Kyle

你开开它了吗

KYLE打开它

KYLE

好吧。

我看看。

STAN

你看了吗

KYLE

是个狗

STAN

对——

好 /

?

KYLE

好……什么?

STAN

它看起来像Dug!!!(*道格,飞屋环游记中的金毛)

KYLE

谁?

STAN

呃呃呃

你没有看吗

KYLE

噢,对。那个狗。

STAN

我拍了拍它

他超软

KYLE

你随便拍一只随便的狗?

STAN

不是随便地

他在一个狗狗公园

所有狗狗公园的狗都是好猎物

KYLE

我希望你先问了它的主人。

STAN

但它是这么好的一条狗

KYLE

它当然是。

STAN

最好的

你不是喜欢狗的人吗

KYLE

我不是不是个喜欢狗的人

STAN

那为什么你看到狗不会激动???

KYLE

我用不同的方式表达激动。

不管怎样你为什么把这个发给我?

STAN

呃因为它真的是个酷狗狗??

KYLE

好吧。

STAN

拟(yo)不对它感兴趣吗

KYLE

我不不对它感兴趣。

STAN

那问题(problme)出在哪儿

KYLE

没。

你的拼写又要毁灭了。

STAN

我在用一只手打字

自动校正机让我失望了

KYLE

你需要一点时间吗?

还有纸巾?

STAN

b u 用 蟹蟹(N o you perc)

我在爱抚那只沟(dig)

KYLE

记住洗手。


11:41 AM

STAN

听着如果给你发照片让你困扰的话我可以停下

我发现如果你对我发的东西很敏感的话

你会错过许多超级棒的狗

KYLE

不,挺好的。

STAN

你确定?

KYLE

是的。

STAN

它是个超级好的狗

KYLE

我知道。


Mon, Mar 22, 6:40 PM

STAN

嘿呃

你确定我们和好了?

KYLE

对?

STAN

只是感觉不是那样吗?

好像你有点

在那个狗的事件后

我不知道

我觉得我们关系越来越好了?

KYLE

我们确实。

STAN

好吧


6:55 PM

KYLE

Stan,我不是很确定你在期待什么。

STAN

?

KYLE

从我这里。

STAN

呃呃呃

我没有期待任何东西??

KYLE

你没有?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一直和我聊天。

STAN

呃呃呃因为我很开心?

和你聊天很轻松

我不知道说实话我之前从没和任何人聊天这么快过

没有同性恋的意思

所以我只是想聊聊这些

这样可以吗?

KYLE

好吧。

我可以做到这些。

STAN

那我们成为好朋友了?

KYLE

是啊,我们是好朋友。

STAN

:)

KYLE

没有同性恋的意思?

一点也没有?

STAN

笑翻了不

我是直的老兄!


Tues, Mar 23, 9:03 AM

STAN

嘿你玩电子游戏吗?

KYLE

玩。怎么?

STAN

XBOX还是PS4

KYLE

Xbox。

STAN

去你妈的

KYLE

[图片]

彼此彼此。

STAN

删了它


Wed, Mar 24, 1:02 AM

STAN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KYLE

停下。

STAN

[图片]

KYLE

停下。

STAN

[图片]

KYLE

停止在午夜给我发狗狗表情包。

我要屏蔽你了。


8:51 PM

STAN

不敢相信你真的屏蔽了我

你的幽默感在哪

KYLE

我有幽默感。

不是被刷屏的那种。

STAN

[图片]

KYLE

操你,Stan。


Thurs, Mar 25, 12:46 PM

STAN

所以我爸被逮了

KYLE

发生了什么?

他还好吗?

STAN

醉酒醉酒

酒驾

在中午一点

我好尴尬

让我去死

KYLE

哇喔。你还好吗?

需不需要帮助?

我爸是律师。

STAN

让塔(HUM)腐烂

我受够他了

总是这样他什么也不思考

他只是做了这些他妈的白痴狗屎然后指望我们给他擦屁股

从不对自己所做的负责

总是别人的错

KYLE

很抱歉你要解决这些,Stan。

你还好吗?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STAN

我很好

这又不是我们第一次需要解决他

抱歉把这些都告诉你老兄

KYLE

别在意这个。

你会没事吧?

STAN

是啊兄弟我会很好的

:)


Fri, Mar 26, 11:14 AM

STAN

工作实在太无——————聊了

娱乐我一下

KYLE

怎样?

STAN

不知道

今天你有遇到什么很酷的事吗?

KYLE

不,不见得。

STAN

给我讲个笑话之类的

KYLE

为什么你永远不能相信原子?

因为它们组成所有东西/因为它们编造所有东西。(Because they make up everything.)

STAN

噢我的老天……

KYLE

我还有一个。

你想听个关于钾的笑话吗?

STAN

好呀(K)

KYLE

噢,你之前听过这个了?

STAN

…?

KYLE

算了。

我忘了你没那么聪明。

STAN

粗鲁

它们甚至不好笑

KYLE

只是因为你不明白。

STAN

粗鲁!!!


Sat, Mar 27, 3:12 PM

STAN

嘿老兄

春假快来了对吧?

KYLE

对。

STAN

你要回家?

KYLE

我不知道。我还没决定。

怎么?

STAN

噢酷

没事

只是在想如果你在镇上的话我们可以出去闲逛

KYLE

噢。

我不觉得我们可以做这个。

STAN

呃呃呃

好吧

为什么不

保证不会强迫你看狗狗图片的

不会很多不管怎样

KYLE

我喜欢现在这种方式。

我喜欢匿名。不会有压力。

在今天的结尾,你仍只是一个我未曾,也不必遇到的人。

而这很令人欣慰,我猜。

STAN

好吧

我明白了

KYLE

我珍惜我们拥有的,但这是现在我能处理的一切。

这样可以吗?

我们能不能保持这样的方式?

STAN

可以

兄弟这完全很酷

:)


4:44 PM

STAN

[图片]

KYLE

我要杀了你。










(废话:啊我真的字面意义上超级中意这篇!原文细节处理得超可爱......备注啊语气啊用语习惯啊,比如Stan说话老大小写乱用不加标点符号用一堆表情包缩写,Kyle就每句话都好好加句号语法完美,就,感觉翻译的话表现效果比原文差好多,不知道还要不要译下去。姑且发出来啦,还是希望所有人都能去看原文!!!

:L顺带一提坦发的[图片]都可以点开看哈哈哈 这个作者真的超多狗狗meme

“如若我屈从于这爱情的冲动,请不要指责我放肆。”
(Please do not accuse me of presumption if I yield to this impulse of love.

想看这种感觉的ER…唉

E:So Grantaire. Have you had dinner yet?

R:Why, definitely. I had a fruit salad for dinner.

R:Well, actually it's mostly grapes.

R:Okay, it's all grapes.

R:Fermented grapes.

E:

R:...Yeah it's wine.

R:I had wine for my dinner.

(or I'M HAVING wine for my dinner???

(E: now PUT THE BOTTLE DOWN


好吧尽管如此,但如果格朗泰尔真的是个双子座(正如我在很多同人作品,包括我自己的,里看到的),那么这意味着他一定是在五月后旬和六月后旬之间的哪天出生的。

假使格朗泰尔是在街垒日的某一天出生会怎么样?

假使没人记得这是格朗泰尔的生日,因为所有人都太忙于设法让他们自己活下去会怎样?

假使格朗泰尔所有的朋友都死在他的生日那天会怎样?

假使格朗泰尔所能想到最棒的生日礼物就是安灼拉的一个微笑和死在他旁边的许可会怎样?

【无授权翻译】The Talk(style/kytan)

-style/kytan无差
-Pass the Salt的后续,不过也可以当作独立的故事来看
-性暗示

           The Talk by Fudgyokra

Summary:“这次我不会再意外告诉所有人你在床上叫我‘爸爸’了。”

“没问题的,Kyle,我能做到。”

“你可以?”Kyle语调平缓,尽管吐出的是问句,带着露骨的纡尊降贵向他的同伴挑起半边眉毛。

Stan,前面提到的那位同伴,嘲笑道:“难道你不相信你最好的朋友,斜杠男朋友?”

“我可以完全相信我最好的朋友斜杠男朋友会在家庭晚餐上暗示我们的性生活。”

 回忆起那个痛苦的Broflovski家的夜晚,Stan的脸烧起来。但他很快用另一个论点来辩解,关于这如何不是他的错,也就是这只是意外,Kyle,而且这是两月前的事了,所以你为什么就不能只是忘掉它?至于Kyle,他以一些生动的词汇回应,关于这“意外”如何让他在这场灾难后整一个月不敢与父母对视,而且直到现在Ike仍会冲放学后一起回家的他们两人咯咯笑。

这让两人在走到Stan家的过程中都沉默了,不过到前门时他们之间的紧张气氛就已消失殆尽。好一会儿,两人都没说话,直到Kyle终于抬头看了另一个人一眼,叹气道:“这是你自己家,好吗?”

“我知道。”

“所以你能做到。”

“我知道我可以。”

“这次也没什么晚餐。我们只是走进去然后告诉他们我们在约会。”这句话伴随着Kyle一个含糊的手势来表明一切会结束得很快。

“嗯哼。”

“简单。”

Stan重复一遍Broflovski的前一个单词来表达赞同,以一个快速的点头强调自己的观点,接着突然绽放出一个恶作剧的笑容。“这次我不会再一不小心告诉所有人你在床上叫我‘爸爸’了。”

Kyle大笑,撞一下他男友的肩膀。“给我他妈闭嘴,Stan。”

“但应该告诉他们你超级喜欢这个。”

“噢,我的上帝啊,老兄。”

“还有你真的很喜欢BDSM。”

“够了。那只有一次。”

“但你喜欢呀。”

红发的男孩翻了个白眼。“那么如果我说你感觉更好如何呢,嗯?”

“那你就是个在声嘶力竭地尖叫方面天赋异禀的骗子。”

“我想我是的。”

Stan露齿一笑,在又一次站直前微微前倾给了另一个一个飞快的吻。“好吧,骗子先生。我们今晚可以用口塞免去你的这个问题。”

Kyle脸上泛红,一种相当令人惊慌失措的红色调,但他太过陷入一阵突发的大笑——他试图抑制,徒劳地——以至于完全没有精力去在意。“噢,上帝啊,Stan。”

“我想,不久后我会再一次听到这些话?”

卷发男性的回应,一种特别顽皮的嘲弄,让Stan立刻起了鸡皮疙瘩;他转移目光避开Kyle的注视,却和拿着垃圾袋的,离他不到五英尺远的父亲对上视线。

Stan眼神凝住了,由于大脑突然的短路无法做出合适的反应。Randy则完全面无表情地回望,先看着Stan,再是Kyle。后者刚刚才意识到他的存在,因回忆起两月前的家庭晚餐而露出受辱的表情。

他们的三方对视几乎持续了一个世纪,直到Randy终于转身回到车上,坐进驾驶座,开走了。

Kyle抑制住把头猛撞在Stan前门上的冲动,只是发出一声呻吟,“你觉得他听到了多少?”

“全听到了,Kyle,”Sharon Marsh直截了当的回应从屋内传出,而两个男孩立刻将恐慌的视线固定在声音来源处。“我知道,因为我也全都听到了。”

“真他妈好样的,Stan,”红发男孩轻声低语,把脸埋在戴着手套的双手中。“我要回家了。”

“等等,Kyle——”

“之后见,老兄。我要去试着冲掉刚刚淹没我的强烈羞耻感了。”不再多说什么,Broflovski离开了这间屋子,只留下一脸焦虑的Stan面对他母亲出奇平静的凝视。

“好吧,亲爱的,”她缓慢地开口,“……我想这场谈话来得有些晚了,嗯?”

Stan叹起气来。

【无授权翻译】Pass the Salt(style/kytan)

-style/kytan无差

-太可爱了于是忍不住翻了!非常短。还有个更可爱的后续,有机会的话就也翻出来。

                          Pass the Salt by Fudgyokra

Summary: Stan和Kyle有一个简单的计划:在一天晚上的晚餐时间作为一对儿在Broflovski家出柜。看起来够简单的,但Stan出了点差错,让全家人都受到了精神伤害。

“你能来和我们一起吃晚饭真是太好了,Stanley!我们总是很高兴有你在。”

“谢谢你,Broflovski夫人。同样很高兴偶尔能远离我父亲那些荒唐的举动。”

Stan倚着Broflovski家厨房的门框,双手抄在夹克口袋里,脸上带着可疑而夸张的微笑;站在一旁的Kyle轻轻用胳膊肘怼他一下,接着咳嗽起来,掩盖Stan短促痛苦的尖叫。“你的笑容太假了,”红头发的男孩从齿缝间发出嘶嘶声。

“我们今晚吃鱼丸,”Sheila继续道,在厨房里忙忙碌碌而Ike跟在她后面收集食物。“我不记得你喜不喜欢这个,但我承诺这会是我做过最好的鱼丸。”

“我知道你会的,Broflovski夫人,”Stan插嘴道,声音神经质地颤抖着。Sheila没有注意到这个,但不管怎样,Kyle又一次肘击了他。

“老兄,”他急切地低语,“你会让我们在做好一切之前就被抓的。”

“抱歉!”Stan回嘴,压低声音以便使任何人都无法听清他们的喃喃。

两人的想法是,Stan和他们一起吃晚饭,顺便泄露一个秘密:现在为止他俩已经拍拖两年。可现在这样下去,他的焦虑会在像他们计划的那样,在晚餐时间宣布之前就把他们给出卖了。Kyle和Stan约会很久了(关于这点Ike早就知道,由于某天他们做某些不知廉耻的动作时Ike走了进来),而且都赞同该是时候让他们的父母了解——从Kyle的开始。

在他们之间的窃窃私语逐步升高前,Ike和Sheila再一次在餐具室门口出现,各自带着调味瓶和食品加工机的零件。“这会花点时间,所以去吧,孩子们,自己找点乐子去。”后者说,几乎没在开口时往他们的方向看。

“找点乐子。”Ike朝他们挑挑眉。Stan立刻尴尬地躲开了,而Kyle冲他的小弟弟竖起中指。幸运的是,Sheila并未意识到她的小儿子在暗示什么。

当两个大点的孩子独处在Broflovski的卧室里,浪费整整十分钟看电视后,Stan开始冷静下来,甚至在Kyle开始揉他胳膊时挤出一个微笑。“我父母并不完全是偏执的人,你知道——会没事的。”

“是…是啊!要知道,这甚至可以说是简单的。”

红发男孩笑起来,把放在Stan手臂上的手移上他的脸颊。“没错。不管怎样,他们爱你,所以没关系……”Kyle这样说着,嘴角带着微笑倾向他的朋友,闭着双眼,头微微倾斜。正当他要吻上另一个,门把手转动的声音让他后退得如此剧烈,以至于立刻到了床的另一头。

Gerald把门猛地拉开了,甚至懒得往卧室里看一眼就宣布到晚饭已经准备好;他完全无视刚刚打扰到的两人的涨红的脸和睁大的眼,对此,他们十分、十分感激。

他一离开,Kyle就给了Stan一个鼓励的微笑。“我们一起做这件事,好吗?” 

Stan咽下堵在喉咙里的结,点一点头,“好。”

他们下楼去见餐桌上的其他人。正像之前的无数次那样,Stan把自己完美地融入这个家的谈话和气氛当中,带着已经放松下来的心态微笑着。

Kyle几乎要如释重负地叹气了,但还是努力保持他的冷静沉着。“你能把盐递过来吗,爸爸?”

“当然。”

餐桌上的每张嘴都停住了;Kyle瞪大眼睛。

Stan和Gerald异口同声地说出了那句话,而现在他们用一模一样的屈辱表情盯着对方。

持续了好几分钟的沉默,直到Ike爆发出一阵响亮的、无法控制的大笑声才被打破。

Kyle尽可能使自己陷进椅子里,双手遮住脸以躲避他母亲的视线。他发誓他感觉到了灵魂正逃离自己的身体。这就是了。他几乎死于尴尬。随着一声轻微的呻吟,他透过指缝怒视着Stan,那个正尽最大努力假装没有仍被Gerald盯着的家伙。

黑发男孩尴尬地笑了一下,“……惊喜,大家。”

As people always say, the world is going from bad to worse.
©  | Powered by LOFTER